首页 女人 正文

日本职业“婚恋杀手” 帮你破坏一段亲密关系

在日本,你可以付钱给被称为“告别店”(wakaresaseya)的私人公司来引诱你的配偶或他/她的伴侣。 20…

日本职业“婚恋杀手” 帮你破坏一段亲密关系

日本,你可以付钱给被称为“告别店”(wakaresaseya)的私人公司来引诱你的配偶或他/她的伴侣。

2010年,日本人桑原武志(Kuwabara Takeshi)因谋杀情人被判刑。让世界震惊的并不只是悲剧本身,而是桑原是所谓“告别店”的工作人员、五十畑理惠(Rie Isohata)的丈夫雇来破坏婚姻的专业人士。

桑原武志已婚,也有自己的孩子,他策划了一次与五十畑理惠在超市的邂逅。他说自己是单身IT工作者,这可能得益于他那书呆子气、戴眼镜的外表。两人开始了婚外情,最终发展成一段真诚的关系。

与此同时,桑原武志的同事拍下了他们在情人旅馆的照片,五十畑理惠的丈夫用这些照片作为离婚的证据。(日本的离婚诉讼需要这些证据。)

五十畑理惠得知此事后相当愤怒,试图断绝与桑原的关系。他不想她离开,就用绳子把她勒死。转年,他被判处15年监禁。

五十畑理惠被杀后,“告别店”产业受到了打击。除了诈骗案,这场悲剧也促成行业一些改革,包括要求私人侦探机构必须获得执照。

望月町(Yusuke Mochizuki)是名为“一组”(First Group)的告别店的雇员。他说,案件带来的影响包括,取缔告别店服务的在线广告,扫除公众的一些怀疑,这令告别店开展工作更加困难。

然而,在五十畑理惠被杀十年后,在线广告又回来了,生意似乎再次繁荣起来,尽管成本高昂、争议犹在。

“告别店”的吸引力

日本职业“婚恋杀手” 帮你破坏一段亲密关系

这个行业仍然服务于小众市场。一项调查显示,约有270家告别店公司在网上做广告。许多隶属于私人侦探公司,类似于有些国家的私人调查事务所(他们也可能卷入破坏关系)。

“告别店的服务成本很高”, 望月町承认,“所以客户一般都很富裕”。望月町之前是一名音乐家,他将终其一生的侦探兴趣变成职业。他说,对一个掌握目标人物大量活动信息的相对简单的案件,他可能会收取40万日元(2970英镑)。但比如目标人物是隐士,收费则更高。如果客户是政界人士或名人,费用最高可达2000万日元(合14.5万英镑),而且还需要进行最高级别的保密工作。

(望月町说他的公司成功率很高,但一家为该行业提供咨询的公司指出,潜在客户应该对这种说法持怀疑态度,并为可能出现的失败做好准备。)

伦敦作家斯蒂芬妮·斯科特(Stephanie Scott)的新小说《我的一切都是你的》(What’s Left of Me Is Yours)取材于五十畑理惠一案。她为该书进行了广泛研究,后来成为英国日本法律协会的准会员。

斯科特表示,使用告别店服务能帮助人“避免冲突”。这是一种在短期内摆脱困境而不产生冲突的方法。如果你的妻子爱上了别人,想要向前走,她更有可能同意离婚。因此,当夫妻一方不同意离婚、事情可能变得可能太过复杂时,这种方法尤其有用。

但是,望月町的大多数客户都不是已婚者,不是那些要与配偶分手、希望得到帮助的人,而是希望配偶的婚外情破裂的人。他解释了一个典型案例可能会如何发展。

假设阿雅(Aya)认为她的丈夫邦戈(Bungo)有外遇,她向告别店的负责人千秀(Chikahide)求助。

千秀开始研究:浏览阿雅给他提供的所有资料,跟踪邦戈的举动,浏览他网上资料和信息,了解他的朋友和日常生活。他拍下照片,并认定一定是婚外情。邦戈是鹿儿岛(Kagoshima)的一名健身爱好者,所以千秀派了一名操鹿儿岛口音的男性员工大佐(Daisuke)与他联系。

大佐开始出现在邦戈经常光顾的健身房,随意交谈,结交朋友。由于千秀的研究,大佐对邦戈了解很多,所以很容易提出令邦戈感兴趣的话题,并让人觉得他们有很多共同之处。最终,他找到了更多关于邦戈的女朋友艾米(Emi)的信息。

大佐这时找来一个女性帮手福米卡(Fumika)。就像大佐和他的健身伙伴邦戈一样,她与艾米建立了友谊,并对她有了很多了解,包括她的恋爱偏好和理想男友。福米卡最终与她的目标人物艾米和其他几个人安排了一次集体晚餐,其中一个是五郎(Goro)。

五郎已经了解艾米的一应好恶,很容易扮成艾米的灵魂伴侣。五郎引诱艾米上床(做探员的望月町谨慎地指出,探员不会和目标人物上床,以避免违反关于卖淫的法律)。现在艾米爱上了另一个男人,和邦戈分手了。该案例被标记为成功。五郎渐渐消失,从不透露他是“特工”。

这起案件需要4个人来完成,直到(邦戈和艾米)关系结束,需要大约4个月时间,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。“你需要非常熟悉日本的法律,” 望月町说,包括与婚姻、离婚相关的法律,以及不可逾越的界限(比如闯入或威胁)。也许会有告别店的经纪人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暗中营业,但他怀疑,这些公司是否通常只做一个案子然后就消失。

日本婚恋关系服务市场

虽然告别店产业的一些特点是日本独有的,但斯科特说,类似服务在世界各地都存在,可能不是那么形式化的蜜糖陷阱或骗术安排,或者是私人调查行业的一部分。斯科特警告说,“西方喜欢把这个行业描绘的耸人听闻、甚至赋予它异国情调。把日本这样错误异化的做法在西方很常见。”

要全面了解告别店产业的受害者是很困难的,因为根据斯科特的说法,“人们非常不愿意被视为与之有关联,更不用说成为受害者了。”这个行业的名声很差。

正如电视和广播制作人西山迈(Mai Nishiyama)评论的那样:“在日本,什么东西都有市场。包括各种与亲密关系相关的服务,如租用假的家庭成员,以及告别店公司提供的其他服务,比如帮助实现浪漫和解、将孩子与不合适的女朋友或男朋友分开,以及防止色情报复。”

也可以雇用经纪人去收集证据,帮助受委屈的配偶获得安慰金,这是解除关系的补偿。山上国际律师事务所(Yamagami International Law Office)没有与告别店的律师合作过,不过其律师Shogo Yamagami指出,一些客户确实与私人律师合作,以获取通奸证据。安慰金的支付系统意味着,雇佣告别店经纪人不仅在情感上有益,在实际的金钱方面也有益。

告别店产业的持续存在表明,金钱、欺骗经常与婚姻、恋爱这样的亲密关系联系在一起,或许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。离婚法、关于通奸的社会规范、以及对抗、冲突的难度不大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发生根本改变,这表明,望月町提供的此类服务仍然有存在价值。

“这是一份非常有趣的工作,”他说。他觉得,这个行业让他对人如何说大话、编谎言、相互交谈和理解有了足够的了解。“观察人性究竟是怎样,很有意思。”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草莓社区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